西班牙出租车司机:“油价上涨给我们当头一棒”

参考消息网5月21日报道(文/冯俊伟 谢宇智)洛拉·埃克斯波西托是一名巴塞罗那出租车司机。从业以来,她见证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导致的经济衰退,挺过了优步等网络叫车服务兴起带来的竞争。然而,近来欧洲能源价格的疯狂上涨却让她的生活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57岁的洛拉在出租车公司的鲜黄色制服上搭配了一条黑色围巾,似乎是为了呼应巴塞罗那出租车车身的经典黄黑配色。这种对仪表的讲究态度,在当地出租车司机群体中并不多见。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染着一头有活力的金发,额前还挑染了两缕白色发丝,但浓重的眼妆和口罩遮掩不住面容中的疲惫。

“我们的情况确实很糟糕,非常糟糕。”她直白地告诉记者,“疫情让我们经历了一段极为艰难的时期。当社会终于开始复苏时,燃料价格危机又来了。”

洛拉从事出租车司机这一职业已有16年。每天早上8点,她开车从海滨小城巴达洛纳出发,一路进入巴塞罗那市内,去机场、车站、医院等出租车停靠点等待顾客,或者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巡游。到下午5点,她与儿子交班,后者接手工作到凌晨1点。这种辛苦与安稳之间的平衡让人安心。然而,过去两年,这一平衡却被各种接踵而至的冲击打破了。

2020年初,新冠疫情的暴发给以人文风光著称的巴塞罗那带来当头一棒。因封城和国际旅行限制等措施,巴塞罗那的旅游业一蹶不振,不少酒店、餐馆纷纷关门停业,昔日拥挤的市中心变得冷冷清清。去年,虽然该市旅游业逐步复苏,游客人数同比增长65.5%,达到450万,但与2019年创纪录的1200万仍不可同日而语。

好在过去几个月,巴塞罗那旅游业终于迎来复苏的迹象。游客正在逐渐回到这座西欧名城的街头。洛拉与大多数人一样,满心欢喜地以为寒冬将尽。然而,燃料价格的上涨又给了他们当头一棒。

俄乌冲突和全球能源危机的爆发使欧洲的汽油和柴油价格近来不断飙升。洛拉和她的儿子过去每人每班次在柴油上的花费约为10-12欧元,而近来这笔开支增加到16-17欧元,这使他们每月的燃油成本从400多欧元提高到600多欧元,上涨幅度近50%。

“这个涨幅太高了,对我们的影响真的很大。”洛拉说,她的收入因此又“减少了约10%”。

雪上加霜的是生活成本的同步上扬。据西班牙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今年3月,西班牙的通胀率达9.8%,刷新了过去37年来的最高纪录。商品价格的不断提升让洛拉有些焦虑。她像大多数人一样,不断比对超市购物单,计算生菜、西红柿的价格上涨了几角几分。但另一方面,她却又像把头埋在沙里的鸵鸟一样,拒绝看电费单上的数字增加了多少。“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它肯定很贵。”她的语气里透着无奈。

对于普通居民来说,西班牙电价的增长幅度已超过他们心理承受的极限。今年3月,该国电力批发市场上的平均电价达到每兆瓦时283.3欧元,与一年前每兆瓦时45.44欧元的价格相比,增长了近五倍。

洛拉不得不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在一天中选择电价最便宜的时段集中用电,在使用烤箱、洗碗机或洗衣机等大功率电器时更是三思而行。她只有在取暖方面不敢压缩成本,“母亲和我住在一起,我希望她能过得舒服些”。

尽管谋生压力日渐增加,但洛拉不认为出租车行业应该上调对顾客的收费标准。在她看来,出租车本已是一种相对昂贵的交通工具,继续提价只会进一步压缩行业的生存空间。她说:“现在应该做的是降低燃料成本。”

洛拉的意见也代表了业内的普遍声音。3月23日,巴塞罗那出租车司机在当地行业协会“精英出租车”的组织下举行了一场“慢车游行”。近300辆出租车组成的车队,从巴塞罗那机场一路缓缓开至加泰罗尼亚自治区议会前,抗议能源价格上涨对出租车行业的冲击。

“慢车游行”得到了西班牙卡车司机工会“保护运输平台”的支持。后者今年3月同样在西班牙全国范围内发起了抗议燃油价格上涨的卡车司机大罢工。这场持续近20天的罢工令西班牙的商品、原材料供应和运输一度陷入瘫痪,造成了巨大的社会危机。

面对重重压力,西班牙政府通过了一系列紧急措施,其中包括为所有车辆驾驶者提供每升燃料0.2欧元的补贴。自该措施于3月30日生效以来,西班牙燃油价格下降了近10%,柴油从峰值的1.837欧元/升降至1.647欧元/升,汽油也从1.818欧元/升下降至1.613欧元/升。

然而,即使如此,眼下的油价仍然让洛拉有些不堪重负。她说:“这些措施很重要,但远远不够。”